冬韻如詩


皖南的嚴冬,也可謂是萬類霜天,冰封地凍,讓人顫慄。寒冷的空給人淩淩然、瑟瑟然的感
覺;颼颼的風,刺著人的臉龐、紮著人的肌膚,割著人的耳朵……只要你在風口上站上那麼
幾分鐘,立即讓你木在那裡,手腳、身子瑪姬美容都不聽你使喚。

然而,山依然是郎秀的。由於厚實的植被,漫山的雜木林在嚴冬的霜淩雪侵之後,枯葉凋零
,繁華退去,只剩下光禿禿的枝椏和樹幹,顯得略有些失意和無奈。但遍山高潔的油松依然
搖曳著蒼翠的針葉,在凜冽的寒風裡那麼悠然、那麼無所畏懼;而雜陳于雜木林之間的四季
青,油嘟嘟的葉子卻依然那般厚實、那般翠黛、那般濃綠欲滴;更喜那連山連坳的人工翠竹
在蕭條單調的冬季更是演繹著冬日裡千層綠濤,萬頃碧浪的美感……從而寫意出一幅蒼茫中
的翠黛,悽愴中的溫馨,零落中的盎然。

冬天的山腳下是荒蕪的,秋收後的荒地,將黑黑的土壤裸露在外,顯得有些黯然;空落落的
山田,也給人一種灰濛濛的感覺;地頭坡邊稀疏的雜木,也顯得蕪雜而淩亂……他們都似乎
在詮釋著冬的空氣清新機蕭瑟、黯然、敗落、沉寂、淒冷……

然而山塘裡,幾隻水鴨一會兒鑽入水底,一會兒浮出水面,自由自在的嬉戲著,似乎在用自
己一身的熱勁幽默的嘲諷著淒冷的冬。

而那為山拱腳的梯狀茶園裡,綠油油的茶苗卻也盎然生翠,濃豔不減,在清晨的陽光映射之
下,油亮欲滴,層層疊疊,猶如那碧波流瀉。就像是為大地鑲上了一副靚麗的衣領,寫意出
一種黯然中的鮮亮,淒冷中的溫馨,敗落中的生機……

更有那山腳下退耕還林所栽的成片楓林似乎更顯得韻味十足。你看筆直的軀幹昂揚的向上,
落盡枯葉的枝椏依然保持著春天的姿勢,恣意的刺向蒼穹,面對冰雪摧折,風霜淩侵,卻執
意地宣示著蕭瑟中的振著和不屈的傲然。就連那白皙細嫩的皮膚也似乎在向凜寒宣示著青春
的浪漫,真可謂是山間林木的少年驕子也。

冬天的田園是寂寥的,成片的腐爛的稻樁,發黑而頹廢,缺乏生命的氣息;田埂上,三兩的
草垛,散發著腐氣;零星的小樹好像也扛不住空寒的壓抑,顯得那般的孤獨、猥瑣、頹唐、
凋零……

但空曠的稻田裡,成群的覓食的麻雀扇動著小小的翅膀一會兒飛起,一會兒落下,在腐爛的
草垛 上跳動著身子,噘動著小嘴不停的啄著爛草穗上乾癟的稻囊;即使是煢然孤立的樹梢
上,也時有三倆的喜鵲呼朋引伴的唧唧喳喳……更有那間或於梯田中、坡地裡的一片片青油
,雖然嫩弱、雖然仍匍匐於地表尚未堅挺起腰杆,但它卻以青幽幽的綠意為大地裝扮上一條
青綠的圍裙,宣示著嚴冬裡的一派生機……這一切組合成空曠裡的靈動,肅殺中的生氣,沉
寂裡的活力,凋敝裡的生機……

水也顯得厚重而寧靜。你看,塘庫淺載,沿岸冰封,波紋少動,山影倒映,色呈墨青;溪水
流緩,綿柔如帶,其聲泠泠,其色凜凜……似乎要把嚴冬的寒義宣示的更加淋漓……

但走峽谷、伴梯田、過村莊的溪流並不寂寞。你看,她從大山深處悠然而來,一路淙淙而歌
,叮咚流韻。遇到陡峭的石壁,沒有絲毫的怯意,一躍而下,粉碎自己,成就飛瀑的雪沫般
美麗。流過曲折迂回的穀床,則歡快的跳蕩著,或遇褶跳波,或迴旋成輪,或緩徐流碧。遇
到岸石阻擋,便停下腳步,幻化為靜影沉璧的石潭。潭中清影見底,天光倒映,雲影徘徊;
潭底石上稀疏的黃葉靜臥如眠。若是日光斜照,常有小魚無數,皆若空遊而無依,影布石上
,佁然不動,似取冬日暖陽。偶有水鳥出沒,打破水面的平靜,蕩起一潭漣漪。岸邊林木倒
立,竹影婆娑,偶有紅尾鳥翩翩而飛、山雞翕忽而行、雲雀嘰喳而鳴。這一幅幅寫生般的畫
面恰恰又描繪出冷峻中的暖色,凜冽中科技發展的柔意,空寧中的靜美……

村莊的上空被冬的冷漠籠罩著。你看水口林綠衣脫去,盡失葳蕤生煙的美感;村口的古楓、
村中 的古銀杏、皂莢樹、農家院裡的柿子樹等也都光禿禿的在冷風中顯得失意而頹唐;寒
冷的風封閉著村中各家各戶的門窗,雞犬牛羊也都躲藏在屋子裡不肯出來,只有村口古樹上
不懼冷的寒鴉不時的發出一兩聲淒厲的嚎鳴……

但村莊的內部卻是不堪清冷寂靜的。牆角裡的臘梅首先頂著嚴寒,強有力的張開了淡淡黃暈
的花骨朵兒,溢出肆意的幽香,為這個難耐的冬注入了稀有的溫馨;農家院子裡的茶花也是
這個冬季裡的稀罕物,不管你怎麼霜侵雪打,厚厚的綠葉下,淡而紅的花骨朵,壯嘟嘟的張
著笑臉,為這個冬天靚就著一道人見人喜的風景……

穿村而流的溪水邊,早起的農婦們,一邊用戴著橡膠手套的手在刺骨的水裡撩著衣物,一邊
嘰嘰喳喳的數落著家長里短,不時的伴著水聲流溢出肆意的笑語,那浪意的氣息,早已把寒
意驅逐的遠遠的。

院子裡閒暇下來的農人們,也三五成群的圍成一桌,繞上幾圈雙飄中心五、杠上開花、海底
撈月……那興頭、那熱勁又豈是區區寒意所能擋得住的?

更有殺豬宰牛、烹羊剝狗;喬遷新居的炮仗、嫁娶迎親的喇叭、車流、人潮……鄉村裡真可
謂熱潮湧動。

就連那七老八十的老翁也因政府提高了農保的標準,實現了新農合的全覆蓋,飽經風霜的額
頭也都舒展了褶皺,昏花的眼眸也都咪密了眼縫……

皖南的冬,以它特有的元素演奏著枯黃中的翠綠,凜寒中的傲然,凋敝中的亮麗,寂寥中的
生機,冷峻中的靜美,嚴寒中的旺氣……這樣一曲變奏的交響。

皖南的冬,以它特有的性格彈唱著不管你寒流怎樣嚴酷,地氣總是熱的,自然萬物總是耐不
住寂寞的,人更是運足了底氣,鬧騰出火辣辣的熱力來……這樣一支生龍活虎的樂章。

皖南的冬,以它特有的哲理演繹著一種魅力四射的韻味十足的哲理詩行……
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